2019年07月18日星期四農歷己亥年(豬)六月十六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點擊可以刷新驗證碼  
收藏本站 繁體版
  • 首頁
  • 機構設置
  • 法治新聞
  • 網上服務大廳
  • 司法公開平臺
  • 裁判文書公開
  • 法院公告
  • 庭審直播
  • 法院文化
  • 法制宣傳
  • 您的位置:首頁 >> 裁判文書公開 >> 知識產權案件文書
    鄭偉龍假冒注冊商標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2018)粵1581刑初524號
    信息來源:陸豐法院   ‖  發稿作者:數據導入員   ‖  發布時間:2019年1月10日  ‖  查看1203次  ‖  
    被告人黃炎輝犯販賣毒品罪一案 湖北快3开奖易网结果|湖北快3开奖结果彩票控

     

    廣東省陸豐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8)粵1581刑初524

    公訴機關陸豐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鄭某龍,男,1988217日出生,漢族,廣東省陸豐市人,初中文化,職業:農業,政治面貌:群眾,住陸豐市東海鎮。因本案于2018714日被抓獲,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17日被執行逮捕。現羈押于陸豐市看守所。

    陸豐市人民檢察院以陸檢公刑訴(201847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鄭某龍犯假冒注冊商標罪,于2018108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審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陸豐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李水心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鄭某龍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鄭某龍于20154月份期間,以人民幣5000元租金向其堂兄鄭某塔租位于陸豐市東海鎮寨仔村東河酒廠旁邊曬魚脯場內一間棚屋作為儲存和銷售假冒品牌香煙的窩點,伙同他人在該窩點內將假冒品牌香煙通過圓通快遞進行銷售。201598日晚,公安機關在該窩點查獲假冒中華、芙蓉王、阿詩瑪、大前門等品牌香煙17個品種,共852條。經陸豐市煙草專賣局鑒定,所查獲的中華、芙蓉王、阿詩瑪、大前門等品牌香煙有17個品種,共852條,總價值218177.2元。其中13個卷煙品種為假冒注冊商標且偽劣卷煙,價值189121元;2個卷煙品種為真品卷煙,價值11647元;2個卷煙品種無法鑒定,價值17409.2元。

    公訴機關同時向法庭提供了證據,認為被告人鄭某龍無視國家法律,未經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嚴重,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之規定,應當以假冒注冊商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鄭某龍對指控的犯罪事實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鄭某龍于20154月份期間,以人民幣5000元租金向其堂兄鄭某塔承租位于陸豐市東海鎮寨仔村東河酒廠旁邊曬魚脯場內的一間棚屋,作為儲存和銷售假冒品牌香煙的窩點,伙同他人在該窩點內將假冒品牌香煙通過圓通快遞進行銷售。201598日晚,公安機關在該窩點查獲假冒中華、芙蓉王、阿詩瑪、大前門等品牌香煙17個品種,共852條。經陸豐市煙草專賣局鑒定,所查獲的中華、芙蓉王、阿詩瑪、大前門等品牌香煙有17個品種,共852條,總價值218177.2元。其中13個卷煙品種為假冒注冊商標且偽劣卷煙,價值189121元;2個卷煙品種為真品卷煙,價值11647元;2個卷煙品種無法鑒定,價值17409.2元。

    被告人鄭某龍于201871415時許在佛山市順德區容桂街道天佑商場二樓被抓獲。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一)書證

    1.陸豐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陸豐市公安局《立案決定書》證實,陸豐市公安局決定對0909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案立案偵查。

    2.陸豐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一中隊《關于“0909銷售假冒偽劣商品案”的查獲經過》證實,2015981030分左右,根據線索,陸豐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一中隊聯合城南派出所在陸豐市煙草專賣局的配合下,在陸豐市東海鎮寨仔村東河酒廠旁邊曬魚脯場內查獲一銷售假冒品牌香煙的窩點,現場查獲中華、芙蓉王、阿詩瑪、大前門、鉆石荷花等十多種假冒品牌香煙共852條(初步估價總價值約19多萬元)、已包裝的準備快遞郵寄的香煙郵件一批、電子稱一臺、紙皮包裝箱一批。現場抓獲犯罪嫌疑人吳某毛。涉案假冒品牌香煙現場移交陸豐市煙草專賣局出來。

    3.佛山市順德區公安局容桂派出所《抓獲經過》證實,被告人鄭某龍于201871415時許在佛山市順德區容桂街道天佑商場二樓被抓獲。

    4.陸豐市煙草專賣局《關于查處“9.8”涉嫌銷售非法生產的煙草專賣品案件涉案物品統計表》、照片證實,查處的卷煙中,其中牡丹(軟)47條、大前門(軟)8條、利群(軟紅長嘴)17條、牡丹(軟黑)40條、阿里山黑魔41條、黑魔鬼92條、芙蓉王(硬)187條、中華(硬)146條、中華(軟)18條、阿里山(190554條、駱駝50條、釣魚臺(硬景泰藍94mm27條、玉溪(藍專供出口)35條、鉆石(荷花)10條、阿詩瑪50條、玉溪(硬)15條、芙蓉王(藍)15條,共計852條。

    5.陸豐市公安局南堤派出所《戶籍證明》、《證明》證實,被告人鄭某龍的出生日期為1988217等基本情況,查無其有犯罪前科記錄。

    (二)鑒定意見

    廣東省質量監督煙草檢驗站《卷煙、雪茄煙鑒別檢驗報告》、廣東省汕尾市煙草專賣局涉案卷煙價格管理小組《涉案煙草專賣品價格證明》、廣東省陸豐市煙草專賣局《關于委托卷煙鑒定真偽及價格的函告》證實,查獲的牡丹(軟)、大前門(軟)、鉆石(硬荷花)、玉溪(硬藍專供出口)、芙蓉王(硬藍)、中華(軟)、中華(硬)、玉溪(硬)、芙蓉王(硬)、牡丹(軟黑精品專供出口)、利群(軟紅長嘴)、釣魚臺(硬景泰藍)、Camel(軟)13個品種的卷煙為假冒注冊商品且偽劣卷煙,總價值為人民幣189121元;阿里山(硬景泰典藍國際版)、阿里山(硬魔鏡5mg關稅未付版)2個品種的卷煙為真品卷煙,總價值為人民幣11647元;阿詩瑪、黑魔鬼的卷煙由于廣東省質量監督煙草檢驗站無實物對照樣品,目前無法接受委托檢驗,無鑒定結論,總價值人民幣17409.2元。

    (三)勘驗、檢查筆錄

    陸豐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一中隊《搜查筆錄》證實,經依法對陸豐市東海鎮寨仔村東河酒廠旁邊曬魚脯廠的銷售假煙窩點進行搜查,現場在該假煙銷售窩點搜獲牡丹(軟)47條、大前門(軟)8條、利群(軟黑長嘴)17條、牡丹(軟黑)40條、阿里山黑魔41條、黑魔鬼(日版)92條、芙蓉王(硬)187條、中華(硬)146條、中華(軟)18條、阿里山(190554條、駱駝50條、釣魚臺(硬)27條、玉溪(藍)35條、鉆石(荷花)10條、阿詩瑪50條、玉溪(硬)15條、芙蓉王(藍)15條,共計852條,同時在現場搜查視頻監控一臺、電子稱一臺。依法對上述物品予以扣押。偵查人員同時制作現場圖并拍攝現場照片。

    (四)證人證言

    1.證人吳某毛證言:陸豐市東河酒廠旁邊的曬魚脯場的老板是鄭某拋,我是給他打工看門的,負責管理和看管其曬魚脯場,我沒有股份。我住在曬魚脯場大門口旁的鐵皮屋。201598晚上10點多鐘,公安機關在我看管的曬魚脯場內查獲一銷售假香煙點,現場有中華牌香煙、芙蓉王牌香煙、阿詩瑪牌香煙、鉆石荷花牌香煙、大前門牌香煙等十多種品牌香煙共852條。現場還有一批包裝好后準備郵寄的香煙。這個銷售假香煙的點位于我看管的曬魚脯場內,從曬魚脯場大門直入約30米,在場內最后排的一間鐵皮屋內。這個銷售假香煙點也是我看管的,曬魚脯場內所有的財物都是我負責看管的。我不清楚這個銷售假香煙的點是誰的,我只知道進出該銷售假煙點的有四、五個男青年,他們于一個半月前就來了,一般是早上和夜里出入較多,有時也在中午進出,通常都用電動女裝摩托車運載香煙紙皮箱進出,有時也載沒有標識的紙皮箱進出,都是兩個人開一輛摩托車,一人開車,一人扶著紙皮箱。那幾個男青年運載的紙皮箱而且他們怕被人知道,我就意識到他們是在做假煙生意的。那幾個男青年沒有給我錢物或者發工資給我,只有鄭某拋每月給我1500元工資,這幾個男青年沒有來曬魚脯場之前,我的工資也是1500元,沒有其他人雇請我做其他事。那幾個男青年剛來曬魚脯場時,我沒有問他們是來干什么的,鄭某拋或其他人事先也沒有告知我這些男青年是要來曬魚場內干什么的那幾個男青年中第一次來的是其中一個30多歲的男子和一個20多歲的男子,他們倆開一輛電動摩托車,具體時間記不清了,其中一人帶有我場大門的鑰匙,他們在開門時我有問他們是干什么的,其中一人回答是是老板叫他們來看屋的,我看他們有鑰匙,也就沒有再問了。叫他們來看屋的老板是鄭某拋,因為魚脯場大門的鑰匙只有2支,一支由我保管,另一支在鄭某拋手中,那兩個男青年有曬魚脯場大門的鑰匙,肯定是鄭某拋拿給他們的,因為我并沒有拿鑰匙給任何人。我不清楚銷售假煙點的香煙的進貨價及銷售價是多少,也不知道假香煙是在哪里進貨的,但我知道他們銷往全國各地,是通過網上銷售訂貨,然后通過快遞郵寄銷售出去的。

    銷售假煙點的地方是鄭某拋的,是鄭某拋租給別人做銷售假煙用的,因為整個曬魚場的范圍都是鄭某拋向辨認租的,所以別人要用在里面的鐵皮屋就要向鄭某拋租。我不知道鄭某拋是否有合伙或者是老板。做銷售假煙的那間鐵皮屋約25平房左右,記得是4米×6米的。

    經過對混合相片的辨認,證人吳某毛辨認出第一組2號男子是鄭某塔,其是鄭某拋的兒子,吳某毛有在魚脯場內(銷售假煙窩點)看過鄭某塔;第二組6號男子(謝某拋)是鄭某拋;第三組8號男子就是經常在銷售假煙窩點出入的鄭某龍。

    2.證人黃某桂證言:公安同志將201598在陸豐市東海鎮寨仔村東河酒廠旁邊曬魚脯場內查獲的圓通快遞郵件給我觀看,我記得是該東河酒廠旁邊曬魚脯場的人員自己運載到我圓通快遞郵寄的,我記得當時是一名較胖的年輕人,約1.67米,講客家話,戴眼鏡。經過我的了解后,知道該寄快遞的人叫鄭某龍,是否是真實姓名我不能確認,我能辨認出該人。鄭某龍30歲左右,男,東海鎮人,其他情況不清楚,他有時是雇三輪車來寄的,都是一些日常用品,剛開始我們有查是什么物品,后來寄熟了就沒有查了,他寄了大約二十多天,我不知道是否有寄香煙之類的,因為我們熟悉之后就沒有查驗,只知道是日常用品。

    經過對混合相片的辨認,證人黃某桂辨認出本組10號男子(鄭某龍)就是寄件人。

    3.證人鄭某塔證言:我與鄭某龍是同房親屬的關系。陸豐市東海鎮寨仔新村曬魚脯場是我和父親在經營,該曬魚脯場的土地一半是寨仔村的,另一半土地是橋東村委的,因為該曬魚脯場的土地是屬于兩個村委的,而且長期是我們一直在該地方經驗曬魚脯,所以是村里借我們經營的,并沒有簽訂什么租權協議,也沒有付什么租金。201598公安機關在我們所經營的曬魚脯場內一個棚屋查獲經營假煙的窩點,這個棚屋原來是我們搭建來加工魚粉的,之后我們沒有經營就一直空閑。鄭某龍就與我說要用這間棚屋放紙皮并拿5000元進行重新搭建棚屋,他可以用來放置紙皮。201598前十天左右,鄭某龍到我曬魚脯場內說他要用這間搭建來加工魚粉的破棚屋,能夠給他放置紙皮,他只要使用12年,以后可以給我們使用該棚屋,于是的那個是鄭某龍就問我重新搭建棚屋需要多少錢,我在詢問搭建價格5000元,就由鄭某龍拿5000元交由我給搭建工進行重新搭建棚屋,搭建好后鄭某龍就自己使用該棚屋并接我曬魚脯場的電源,說好每月拿300元左右給我曬魚脯場補交電費,統一交由吳某毛去交電費,之后我就沒有去過問鄭某龍的事情。這5000元是鄭某龍重新搭建棚屋的費用,不是租金,也沒有與我簽訂什么租權協議,因為該曬魚脯場不是我們所有,所有我們也是沒法出租給他人。我沒有參與鄭某龍經營假煙的生意,鄭某龍也沒有跟我說要來經營假煙生意的。

    經過對混合相片的辨認,證人鄭某塔辨認出本組12號男子就是鄭某龍。

    4.證人謝某拋證言:鄭某龍是我的親戚,是我堂兄的兒子。陸豐市東海鎮東河酒廠旁邊的曬魚脯場一直由我和我的兒子鄭某塔在經營曬魚,一開始是由我一直在曬魚,后來我眼睛不好就由我的兒子鄭某塔接手,場內還請了一名工人吳某毛一起幫忙。該魚脯場是我唐厝和寨仔公家的產業,是公家沒什么用給我去曬魚的,一年的話分別交300快給唐厝和寨仔公家,沒有簽訂什么協議。201598公安機關在該曬魚脯場內查獲的一個假煙倉庫是我堂兄的兒子鄭某龍搭建的,他說要來我的曬魚脯場邊搭建一個棚寮存放點東西,他負責交點電費,具體他在里面存放什么東西我不清楚,后來我很少下去曬魚脯場,是由我的工人吳某毛負責場內的事情。吳某毛沒有參與銷售假煙,他只是一個看門的老人。我也沒有參與銷售假煙。該棚寮是鄭某龍他們搭建的,搭建了大約67個月左右,我不清楚他們銷售假煙的時間有多久。

    (五)被告人供述與辯解

    被告人鄭某龍供述:我于2015年向我堂兄鄭某塔以每年5000元的租金租東河酒廠旁曬魚脯場棚屋,作為銷售假煙的地點。我的假煙是通過電話向福建人聯系購買的,之后再通過QQ的方式用快遞進行銷售。我是在東海鎮寨仔村的賭場認識這個福建人的,但是時間太久了,我忘記他的電話了。我的QQ號碼也忘記了。我銷售的假煙有中華、芙蓉王、阿詩瑪、大前門等,記不起銷售多少假煙了,我都是用QQ聯系的,然后通過圓通快遞進行銷售,每次有幾條煙,對方也知道我銷售的是假煙。我不清楚現場繳獲了多少假煙,公安同志應該有繳獲的記錄。現場繳獲的假煙中,有小部分是真的,因為有的人要真煙,我就銷售真煙給他們,需要假煙的我就銷售假煙。我銷售假煙的時間大約有一個星期,沒有人跟我合股,是我一個人在做。

    以上證據均經庭審舉證、質證,來源合法,內容客觀真實,且能相互印證,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人鄭某龍明知是假冒偽劣的卷煙,以假充真,予以出售,其行為已構成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犯假冒注冊商標罪,經查,有被告人鄭某龍供述其租用棚屋作為銷售假煙的地點,其通過電話向福建人購買后,再通過QQ的方式用快遞進行銷售;有廣東省質量監督煙草檢驗站《卷煙、雪茄煙鑒別檢驗報告》、廣東省汕尾市煙草專賣局涉案卷煙價格管理小組《涉案煙草專賣品價格證明》證實現場繳獲的物品中有13個品種的卷煙為假冒注冊商品且偽劣卷煙,總價值為人民幣189121元;有現場勘查筆錄、現場照片、扣押清單等證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生產、銷售煙草專賣品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07號)第一條第一款的規定:“生產、銷售偽劣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的規定,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定罪處罰。”第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偽劣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尚未銷售,貨值金額達到刑法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的銷售金額定罪起點數額標準的三倍以上的,或者銷售金額未達到五萬元,但與未銷售貨值金額合計達到十五萬元以上的,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未遂)定罪處罰。”本案在案證據無法確定被告人鄭某龍銷售偽劣卷煙的金額,但現場繳獲的13個偽劣卷煙價值人民幣189121元、2個品種的卷煙為真品卷煙,總價值為人民幣11647元、2個品牌的卷煙無法鑒定,故對被告人鄭某龍的行為應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未遂)定罪處罰。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鄭某龍犯假冒注冊商標罪,與法不符,不予支持。鑒于被告人鄭某龍屬犯罪未遂,又能當庭認罪、悔罪,依法給予從輕處罰。

    根據被告人的犯罪事實、性質、情節、悔罪表現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第二十三條、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煙草專賣局關于辦理非法生產、銷售煙草專賣品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第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鄭某龍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8000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714日起至2019113日止,罰金限于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交清)

    二、現場繳獲的偽劣卷煙予以沒收,由公安機關依法銷毀。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汕尾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張麗濤

    審 判 員  陳壯雄

    審 判 員  陳維聰

     

    二○一八年十二月五日

     

    法官助理  吳麗娜

    書 記 員  謝朝陽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一百四十條 生產者、銷售者在產品中摻雜、摻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產品冒充合格產品,銷售金額五萬元以上不滿二十萬元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銷售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罰金;銷售金額二十萬元以上不滿五十萬元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銷售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罰金;銷售金額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二百萬元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銷售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罰金;銷售金額二百萬元以上的,處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銷售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等原因繳納確實有困難的,經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繳納、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二十三條 已經著手實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對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煙草專賣局關于辦理非法生產、銷售煙草專賣品等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一條生產、銷售偽劣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銷售金額在五萬元以上的,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的規定,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定罪處罰。

    未經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注冊商標所有人許可,在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的規定,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定罪處罰。

    銷售明知是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銷售金額較大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條的規定,以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罪定罪處罰。

    偽造、擅自制造他人卷煙、雪茄煙注冊商標標識或者銷售偽造、擅自制造的卷煙、雪茄煙注冊商標標識,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一十五條的規定,以非法制造、銷售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罪定罪處罰。

    違反國家煙草專賣管理法律法規,未經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許可,無煙草專賣生產企業許可證、煙草專賣批發企業許可證、特種煙草專賣經營企業許可證、煙草專賣零售許可證等許可證明,非法經營煙草專賣品,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的規定,以非法經營罪定罪處罰。

    第二條偽劣卷煙、雪茄煙等煙草專賣品尚未銷售,貨值金額達到刑法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的銷售金額定罪起點數額標準的三倍以上的,或者銷售金額未達到五萬元,但與未銷售貨值金額合計達到十五萬元以上的,以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未遂)定罪處罰。

    銷售金額和未銷售貨值金額分別達到不同的法定刑幅度或者均達到同一法定刑幅度的,在處罰較重的法定刑幅度內酌情從重處罰。

    查獲的未銷售的偽劣卷煙、雪茄煙,能夠查清銷售價格的,按照實際銷售價格計算。無法查清實際銷售價格,有品牌的,按照該品牌卷煙、雪茄煙的查獲地省級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出具的零售價格計算;無品牌的,按照查獲地省級煙草專賣行政主管部門出具的上年度卷煙平均零售價格計算。

     

    湖北快3开奖易网结果 重庆时时官网下载 pt电子哪个容易爆分 足彩冷门绝密分析 制定计划的app 时时彩教你稳赚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五分快三计划平台 中体育zso8飞彩比分 领航彩票官网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上一篇: 施吉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2018)粵1581刑初398號
    下一篇: 鄭培坵,蔡佳新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2018)粵1581刑初469號
        返回頂部↑
    主辦單位:陸豐市人民法院主辦  網址:www.zixgb.icu   技術支持:陸豐法院信息中心  工信部備案號:粵ICP備18112730號
    本站最佳瀏覽效果:1440*900分辨率/建議使用微軟公司瀏覽器IE6.0以上  

    粵公網安備 44158102000026號

    后臺管理登錄
    .ACCESS版本TM